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支付方強化控費 醫院向下擴張需求將增強

發布日期:2019-07-10 瀏覽次數:0

隨著支付方逐步加強對服務方的控費能力,服務方一方面不得不提高自身的運營效率并降低整體成本,另一方面,為了彌補單個病人所得收入的降低,服務方需要獲取更多的病人,這導致醫院尤其是大型醫院有著極強的向下擴張的需求,最終強化了醫院對基層的控制。

無論是采用DRG工具來進行住院支付還是使用組合支付模式來推動價值醫療,支付方的核心目標是通過外部支付體系來對醫療服務形成制衡,幫助支付方對服務方的行為進行干預。從所有實施DRG的國家和地區來看,伴隨著住院時長的縮短,門診業務得到蓬勃發展。但由于各個醫療體系不同,門診流量的導向是不同的,在西方強制實施基層首診的地區,基層業務獲得了較大的發展,但在東亞地區,由于醫院門診較為發達且不實行強制轉診,基層門診業務的增長明顯弱于醫院門診。

美國則是一個特例。雖然美國并沒有強制轉診,但由于跳過基層直接去上級醫院看病所支付的費用較為高昂,因此,大部分門診病人還都是在基層看病。但是,由于小型門診和支付方議價能力差,在價值醫療的推動下,很多自由執業的醫生面臨支付方賠付金額持續減少的困境。而且小型執業組織所面臨的行政成本也非常高昂,還要增加類似電子病歷系統這樣的開支。在控費加強的背景下,自由執業的醫生抗風險能力弱,在收入減少而開支并不能降低甚至還要上升的情況下,生存壓力越來越大。

隨著價值醫療的考核日益嚴格,大醫院的院內服務受到很大的沖擊,不得不將觸角延伸到院外以獲得新的增長點,加大了對門診醫生的招聘力度。利用自身的用戶體量,大醫院在與支付方的談判上要比小型組織有話語權。醫院的門診業務和商業保險的結算是按照醫院住院收費的67%來折算的,這比醫生自由執業的門診價格要高兩倍左右。因此,大醫院能開出較高的薪水,自由執業的醫生很容易被吸引。面對自身發展的受限和大型醫療機構對門診業務的爭奪,小型醫生執業組織紛紛投入到與醫院整合的發展路徑。這推動了醫生自由執業的數量大大減少并推動醫院的規模進一步擴大。

因此,隨著價值醫療的推行,美國醫院的門診得到了大大的擴張。美國醫院控制的醫生集團從2012年的35700家上升到2018年初的80000家,被醫院雇傭的醫生集團占全國醫生集團的比例從14%上升到31%,醫院雇傭醫師數量占總醫師的數量從2012年的25%上升到2018年初的44%。

而從已經實施DRG的東亞地區來看,無論是日本還是臺灣地區,醫院的門診都得到了一定的擴張,與此同時,醫院也在加強與基層的結盟,通過向下開拓獲取病人的渠道來緩解單個病人住院收入的下降。比如,2006年,臺灣地區的西醫基層在門診量的占比是70.2%,地區醫院是11.2%,區域醫院是10.2%,醫學中心是8.4%。但是,到了2016年,西醫基層的占比下降到了64.7%,地區醫院下降到了9.7%,而區域醫院上升到了14.8%,醫學中心上升到了10.8%。

因此,隨著中國支付方的控制能力逐漸增強,大醫院的向下擴張將是不可避免的,目前大規模發展的醫聯體和醫共體將對這一趨勢推波助瀾。既然醫院會通過控制基層機構來獲得更多的病人,以緩沖支付方對其的影響,避免其虹吸基層的弊端而將其轉變為真正助推基層醫療發展將顯得較為重要,核心還是基層人才的能力提升,這也將是未來幾年政策發展的重心之一。

原標題:支付方強化控費將增強醫院向下擴張需求

來源: 村夫日記

獵才二維碼
南京麻将教学视频 安徽彩票快3跨度走势图 北京时时的官网下载 白小姐四肖期期准 白小姐开奖结今晚一 欢乐生肖真假 北京时时过年吗 白小姐一 华东15选5开奖直播 福建时时中奖规则 一香港马会精准中特网